http://www.instantpaydayloanssc.com

如何评价漫画《铳梦铳梦大结局》?

  钢铁是一种欧洲中世界的,这种并不像名字一样看上去那么美丽。而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,一部日本漫画赋予了这个名词新的意义。

  《铳梦》是漫画家木城雪户从1990年至1995年在集英社的《Business Jump》上连载的一部科幻战斗漫画。和一般热血战斗漫画不同的是,《铳梦》的主角是一个看似很柔弱的女孩子加里。但这个女孩子,却有着非同一般的钢铁身躯。同时,也有着比钢铁更加坚硬的意志和。兴许是热血的男孩太多大家看腻了。加里的横空出世,为九十年代的日本漫画注入了一针强心剂。在连载《铳梦》之前,木城雪户曾经画过《气怪》、《怪洋星》、《飞人》、《未来东京HEAD MAN》等作品,但一直未曾大红大紫。其实在1984年,17岁的木城雪户就凭借短篇漫画《气怪》入选第十五回小学馆新人赏,《怪洋星》等几部作品也受到了好评。但之后几年他却因为缺乏创作灵感,迟迟未有佳作面世,一度被大家认为江郎才尽。直到《铳梦》问世,引起业界轰动,木城雪户才再一次向证明了自己出色的漫画才能。

  庞大的世界观,经历过大战一般的氛围,机械人与人类,木城雪户就用这些元素为我们构建了一副近未来的科幻场景。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元素,《铳梦》才被好莱坞大导演“卡神”詹姆斯卡梅隆相中,亲自操刀筹拍由此漫画改编的好莱坞电影。我本人得知这部作品也是在一次浏览电影新闻的过程中。网上也有些人只要一讨论“神作”,就把《铳梦》搬出来做例子。当时我还很好奇,这究竟是一部什么样的作品,能让卡神相中,能让漫迷捧为神作。在我看过《铳梦》之后,才真正体会了他们的心情。

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,算是日本漫画的黄金年代。我个人常喜欢这个时期的日本漫画的。《七龙珠》《灌篮高手》等漫画作品十年间在日本国内大热,也畅销海外,顺带让的80后90后成为了在日本动漫中成长的两代人。这些作品风格硬朗,描绘的都是十分青春热血的故事。但在日本,以大友克洋士郎正为代表的一群漫画家却另辟蹊径,他们游离于日本动漫主流之外,热衷于描绘科幻题材,探讨科技与人类的关系,在作品中无不透露出人性问题。而在木城雪户的《铳梦》里,热血战斗的元素和士郎正等人的科幻元素完美地糅合在了一起。

  废土世界的动漫作品很多。大友克洋的《阿基拉》就是这时期日本动漫中的经典,甚至可以说,宫崎骏的《风之谷》在背景设定上也是废土世界。不同于这两部动漫,木城雪户在《铳梦》中,并没有一开始就描绘漫画中的世界,而是随着漫画连载的一步步深入,通过一些细枝末节和形象的人物刻画以及剧情的层层展开,来为我们描述这个世界的面貌。被艾德从废墟中救出后,加里就像一个初生的婴儿一般,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。她会像一只小野猫一样,腻着艾德;有时候又会像普通小女孩一样,会注意自己的衣服,脸蛋儿;甚至还会不小心爱上一个男孩。感觉就像《木偶奇遇记》里的匹诺曹。但战士的血液已经在她的身上流淌,命运不会轻易饶过这个姑娘。在一次偶然的战斗中,加里体内沉睡的火星古老战斗技巧“机甲术”,不巧又与赏金猎人结下恩怨。从此加里了赏金猎人的道。从这里开始,《铳梦》才算是真正步入了正轨。在一次次战斗中,人性的面一次次展现在加里后的心灵面前,逐渐她才看清这世界的面貌。在前期这段故事里,可以看到木城雪户内心深处对人类和科技怀有一种性的质疑态度。在他们这类漫画家眼里,并性本善,相反他们认为人类的和会导致这样一种情况:无论科技多么发达,人类的还是会让世界变得面目全非。同样的现象在宫崎骏的动画作品里也能看到。《铳梦》中,不论是为萨雷姆输送资源的管道,垄断陆地萨雷姆生意的博古达,还是出于各种目的自己身体的人,以及后来萨雷姆的,甚至篇中的莫巴蒂以及太阳系各星球间的,无一不是在体现木城雪户的这种态度。人类的,永远是一个无底洞。

  第一次彻底让加里成熟的事件便是欧科的死去。算上陆地、萨雷姆,和太阳系联邦,处于陆地底层的欧科,可以算是这世界的最底层。他命运的不幸来源于父亲对于天空的追寻。这份追寻让欧科的家庭被。继承了父亲梦想的欧科很想去萨雷姆,一探那传说中人类文明的顶峰。萨雷姆有什么,他并不知道。到了萨雷姆干什么,他并不知道。他只知道,无论用多么的手段,只要自己能去萨雷姆,就是值得的。更不幸的是加里爱上了欧科。最后欧科在攀爬陆地通往萨雷姆的管道过程中丧命。如果说之前加里还像一般的女孩子一样天真烂漫,欧科的死正式让加里开始重新审视自己,审视这个世界:一切并非看上去那么美好。很熟悉的感觉对不对?我们每个人成长的过程中,总有一件或者几件事突然发生,让我们突然感觉到命运的不公,我们像一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剩下的只有自己的泪水和失去的一些东西。这里可以看出木城雪户强大的编剧能力和逻辑能力,用鲜活的人物形象去推动剧情,同时让剧情帮助人物成长,丰富人物的描写。这份能力大多数漫画家并没有,他们有的只是编辑、读者和市场,或者是空喊着一些热血的口激发青少年的肾上腺素。这段篇章现实得近乎,却道出这的。已经远超出一般意义上的少年漫画。木城雪户没有停下来。可以说欧科的篇章只是他的小试牛刀。后面有更加气势磅礴的故事。

  机动铁球篇,可以说是木城雪户为了游戏改编所做的篇章。令人血脉贲张的比赛,极富速度感的比赛画面,以及极度又有些傲娇的加里和艾德两个人复杂的感情变化。经历了欧科的事件,加里已经完全成熟起来。她明白了自己是为战斗而生的人,并且希望在战斗中寻找。这里有个设定很值得玩味:观众可以在有如身临其境的第一人称视角的机器观看比赛,合理地在当时科技基础上构筑了未来科技的发展。如今有些国际上的大型游戏已经着手此类虚拟现实游戏,相信不久的将来会给全球玩家一个性的全新体验。优秀的科幻是科技发展的灯塔,这句话一点也没错。同时机动铁球篇里对于科技和人类的展望担忧,木城雪户并没有进一步探讨。

  这时,铳梦中贯穿主线的一个人物终于登场——亦正亦邪大名鼎鼎的德斯丁罗亚教授。正是这个作品开篇便位居幕后的疯狂科学家,一手策划了包括疯狂战士,萨雷姆的,废铁城和萨雷姆等事件。甚至在刚完结的《铳梦last order》大放异彩并过了一把充当最终BOSS的瘾。我一直觉得历史就是由这样一群推动的。罗亚作为一个推动主线剧情的主要人物,无时无刻不在直接或间接影响加里的人生命运。一出场便将加里曾经的仇人萨曼成疯狂战士,害死了艾德,直接导致加里被萨雷姆控制,作为谍报人员活动于地球。在没有足够强大之前,无法能够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。在沙漠中加里偶遇旅行的霍基亚,共同战斗的他们建立了超越友情的感情。加里和霍基亚订下了约定。可以说,这种类似的羁绊就是加里后来一直战斗下去的动力。紧接着进入了铳梦最后的。

  混乱的世界只有混乱的规则。在萨雷姆高压政策下的人类,只有通过解决问题。但就像鲁迅先生在《阿Q正传》中所描写的那样,普罗大众对的概念是什么?“我要什么就是什么,我喜欢谁就是谁”。最后通过小美的回忆可以看出,大部分人参加军,并没什么解放全人类,获得的伟大理想。仅仅是活不下去了,寻求个出。史书是不会告诉我们他们的生活是多么贫穷,落魄,毫无希望,他们仅仅是希望“活着”而已。战争的悲哀就在于:虽然可以大肆渲染战胜了,但战争中失去的那些生命,战争波及的普通平民,以及那些战士们因为而消失了的人性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什么的,在每个处于战争中的个人看来,毫无意义。战争带来的只是无意义的,。颇具意味的是,军的“电”竟然是罗亚博士儿子凯奥斯的另一个人格。罗亚又一次扭转了人类的命运。最后的篇章里贯穿始末的是“萨雷姆的”。唯一得知这个的就是逃离萨雷姆的罗亚教授。“萨雷姆的”让同样曾是萨雷姆人的艾德在复活后也选择了消除记忆。究竟是多么恐怖的?

  美国当代著名哲学家希拉里·普特南曾提出过一个名叫“缸中之脑”的著名思想实验:某人的脑子被一个疯狂科学家取出来泡在中,还被连上了各种电极,模拟出各种感觉大脑,让他感觉他依然生活在原来的世界,而不是鱼缸中。这个人有可能是你、我、他任何一个人。这个实验有意思的地方在于,即使你得知了这个,也不能这个是不是科学家给你大脑的,甚至可以洗掉记忆重新记忆。电影《黑客帝国》曾经运用过这个实验作为设定。“缸中之脑”让人有一种深深的感。而这个“缸中之脑”,便是萨雷姆的:所有萨雷姆人的大脑目前就在萨雷姆的某处,而身体里的大脑不过是一个储存记忆的芯片。不论是心理强大的艾德,还是地面监察局的局长,得知后无一不崩溃。试想,铳梦大结局如果你得知自己十八岁开始自己的大脑已经变成了“缸中之脑”,而你自己所有的感觉不过就是一个记忆芯片。那么,哪个才是真正的“你”?如果说芯片是“你”,那么“缸中之脑”是什么?如果“缸中之脑”是“你”,那么你现在又是什么?无论是从科学上,还是上,甚至是哲学上这都是一个无法破解的难题。如果说《铳梦》中之前出现的人,即使身体部分成机械,但他们有一颗大脑可以正正拍着胸脯说自己还是一个“人”的话,那么萨雷姆人呢?连大脑已经变成机器的他们,还可以说自己是“人”吗?在“芯片”的他们感受这个世界的时候,他们的“本体”却在溶液中通过电极感受着虚幻的真实。人是一种对于“”有很强意志的生物,或者说,“认同感”很强的生物。再个性的人,多少也会希望自己和别人一样。而“萨雷姆的”已经彻底把“人类”这个的底限突破。从这个层面上来说,也许生活优越的萨雷姆人,比陆地上条件艰苦的人类更可怜。这正是木城雪户通过自己的作品想要探讨的终极问题:我们人类,究竟是什么。在科技不断发展的今天,虽然人类通过科技一步步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,但是不是我们因为科技却失去了更多的东西?从这个方面来说,木城雪户已经领先了同时期的漫画作品太多,足以让看过《铳梦》的读者大呼过瘾。

  最后经过加里等人的努力,萨雷姆与钢铁城达成了和平。结局无法免俗的进入一个大团圆的模式。即使是了自己的加里在最终章也被霍基亚和小美在耶鲁所救出。木城雪户还是给了我们一个饱含“希望”的结局。综观《铳梦》整部漫画,加里从一开始的“小女孩”,成后来的赛场战士,追求的独行侠,探寻的斗士,再到最后以自己为代价换取人类和平的英雄,一步一个台阶完成了这个人物的塑造。铳梦大结局这其中加里无论经历怎样离奇的事件,她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人,她到的各种和命运的,都没有击垮这个意志坚定的钢铁少女。在《铳梦》之前的漫画史上,这样成功的女性形象只有宫崎骏《风之谷》的娜乌西卡。正如上文所说,在九十年代那个男性荷尔蒙迸发,血肉横飞的日本漫画黄金年代里,钢铁加里给我们这些懵懂少年们上了弥足珍贵的一课。在混乱的世界中,如此一个柔弱的女子,尚能不懈顽强追求自己的,而作为现实生活中芸芸的我们呢?

  总有人说,现在是最坏的时代。正如《铳梦》中所描绘的那样,如今科技日新月异地发展,互联网信息大,全球一体化。几分钟前地球一个角落里的事情,几小时内就可以传遍全球。人类登上月球,目标火星,朝着太阳系远处的星辰大海进发。科技在为我们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,这个巨兽也在着我们自身的一切。高价,通货膨胀,生活成本的增加,仿佛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。负能量激增,大家怨天尤人。“都是的错。”“这不是我的问题,是时代的问题。”“看看这浮躁的。”好像这一切和我们每一个人没有一丝关系一样,等待着某一天一个救世主忽然,改变这一切。大家都忘了,这个时代,不是某个个体决定的,而是由我们每一个人组成的。与其期待某天的突然改变,不如我们每一个人都变身“加里”。即使自己所爱的人离去,自己也坚强地活下去;即运待我们不公,我也也要扼住命运的咽喉;即使周遭恶劣,我们仍然秉承着自己内心深处并未熄灭的意志,顽强地和一切作斗争。

  我们,面对如今这个时代,应该始终坚守自己的,以钢铁之意志,铸就一个属于我们的年代。

  废铁镇巨大的垃圾场上,只剩下一片颓废破败。在萧瑟黄昏的下,依德那不停寻觅的身影印在了背景里。就是在这如同般的废墟之上,加里诞生了。

  木城幸人将加里的一生浓缩在了这一幕中。机器的,匍匐在废弃的零件之上。和她美丽的面容形成巨大反差的,是她残破不堪的机器,在外的人工脊椎,和锈迹斑斑的钢铁双翼。尽管没有睁开眼睛,她的脸上仍然流露出了一丝痛苦。她在无声地挣扎着。

  但是,无论在任何人眼中,她都是不折不扣的、百分之百的;即使是一个痛苦、挣扎的机器。

  这一幕深深地摇撼着我心底的什么。在她的身上,命运和人织在一起,映出了人生的某种本质,以及隐藏在这背后的深邃美感。

  加里的一生,是不断追逐,寻找价值与真理的一生。她追求真理的,是从选择开始,又从选择结束的。

  虽然命运的总是裹挟着加里,从一个悲剧卷入下一个悲剧,但是在她人生的关键节点上,加里从来都是将选择握在自己的手中。并非是命运将加里变成了她的样子,而是她在命运之中选择成为她的样子。

  从第一卷一开始,依德就已经意识到加里的不同寻常之处。“她身上的零件都是二、三百年前的。她曾经是一个了不起的女性!”也正因如此,依德对加里怀有很高的期待。他试图将她抚养成一个温柔可人的女性,也许将来会成为他的助手,甚至是另一个医生也未可知;这从他给她买的连衣裙和布置的可见一斑,在单行本第九卷加里的梦中也有所体现(“我将来也想成为和依德一样的医生!”)。对于依德来说,加里可真是从天而降的啊。

  可惜事与愿违,在加里看到依德和凶手对战之后,她身上战士的一部分开始苏醒了。“我不是你改装的洋娃娃!”向依德大发脾气之后,她便气恼地冲出了。是不是有点青春期的影子?这个时候,加里的人格已经开始逐渐形成了。接下来的故事里,便是加里的人格不断成熟的过程。

  在和马卡克的决战之中,她头一次面临着生与死的抉择:是遵守约定,为了素不相识的女婴小美自己,还是听依德的劝阻留在地面上?她了自己内心的回答。

  通过和马卡克的战斗,加里开始了自己战士的生涯,眼睛下面的两道迷彩也是从这时开始有的(并且是她自己画上去的)。像她自己所问,“我的体内有震撼生命的力量吗?”她不再感到恐惧,而是感到某种巨大力量的苏醒。她开始追寻自己的过去,也同时开始思考“善”与“恶”等等伦理概念:的人也不是生来就如此的,他们也不喜欢成为。“是什么?悲哀又是什么?我完全不知道……可是我竟然为马卡克流出了眼泪……”此时我们已经可以预感到加里未来的命运了。

  第二卷中,在遇到尤浩之后,加里性格中的这一点再次得到了发展。在准备和尤浩一起偷渡到沙姆雷前,依德问加里:

  “那种事情我知道……谁都会害怕面对现实。尽量免去不想看到的事……可是不可能永远逃避!有一天你还是要用自己的意志去面对它。”

  “依德,你在说什么呀!我是机械之体,我不明白活人的烦恼。”在这时,加里仍然还在学习之道。

  可是紧接着,她便在废弃的仓库里,主动地选择了对尤浩告白:“我喜欢你!神啊……如果……他恶劣地回答我,那我该怎么办呢?”“……如果杀了尤浩……我也要割下脑袋!”一改之前在街边等待尤浩时的少女模样。

  尤浩死后,加里离开了自己的伤心地——废铁镇,开始了自己的流浪生涯。她加入死亡球,幻想能在纯粹的中自己的心,获取人生的价值。在死亡球赛上见到杰秀皇后,加里便决意要与他一决高低,甚至不惜以自己的心脏作为赌注。一方面是因为依德投靠了杰秀皇,她想向依德证明自己的价值;另一方面是因为杰秀皇确实拥有加里难以匹敌的力量,她想要挑战新的高度。与杰秀皇的对战,让她的格斗技巧有了新的突破;更重要的是,她在失去耶铎和杰秀皇之后,开始留意她自己内心当中温柔的一面;她并不是一个冰冷的兵器。这也是她离开死亡球回到废铁镇,回到依德身边的一部分原因。

  第四卷中,再次回到废铁镇之后,成为手的加里,身上“人”的味道自此越来越浓了。在面对沙勇第一次的复仇时,她手握键盘,弹起了音乐。她已经开始意识到,不是她想要的东西。在前去寻找依德的时候,她也被修蜜拉和小幸美的温馨画面所感染。

  然而命运并没有因此放过她。依德的死,让加里失去了唯一的亲人。同时她也得以再一次面对人性当中丑恶的部分;为了保全自己,废铁镇上的人甚至将所有的罪全部归于加里,而忘了她才是唯一在为小镇战斗的那一个人。但即使这样,加里也没有放弃镇上的人;她选择了和沙勇继续战斗下去。

  第五卷也是迭起的一卷。被沙雷姆救起,在梦中与GIB局长毕寇铎对峙的时候,是《铳梦》整个故事中精彩之极的一幕:加里宁可一死也打定主意不要扭曲自己的人格为沙雷姆工作,却最终又因为要寻找依德的原因再次踏上。一方面她着自己的性,不愿为他人所控制;另一方面她又在为别人(此处是依德)而着自己。最终她心中的善良战胜了,她选择了为自己,更为别人活下去。

  加里自己做出选择的场所还有很多。在沙漠中不顾毕寇铎的反对,执意要和候矶亚对战;在花岗岩堂不由分说了铁士代诺博士;最后她选择自己死去,而变成,了沙雷姆和废铁镇(这是连载的结局。Last Order中已经完全抛弃了这个结局),不一而足。

  就这样,加里在命运的齿轮里一遍遍地打磨着自己。从第一卷里那个换上新身体(狂战士体)之后,般羞赧一笑的小女孩,在十年间的流浪生涯中,变成了最后征服沙雷姆的(甚至是《Last Order》中生出翅膀的战斗),她的表情从羞怯到痛苦,再从狂暴到平静,我们和加里共同了她自己的成长。这一点其实是铳梦的一大特色:加里总是不断地在追问,总结。每次故事进入新的一篇时,加里都变得愈发成熟;然而最可贵的是,她也对自己的成熟了然于心,并能付诸语言,讲给所有读者听。在一次又一次的流浪、选择和成长之中,加里并没有像热血漫画中那样成为不可战胜的战士,而是让她的心洗尽铅华,在上成了追求善与美的。

  可是为什么加里一定要选择这样的人生呢?她完全可以向在对自核梦中一样,做依德的乖孩子,长大后当一个医生啊!就像铁士代诺对加里所说:“如果能打从心底相信喜悦的话……我一定会……让此时此刻永远地持续着……”那样的人生,难道就不是幸福的人生吗?为何一定要了解,找出自己身上的迷呢?

  或许加里自己的话可以解答吧:“这扇门将会引导我前往什么地方呢……而在那边又会有什么样的灾难在等待着我?我会不会因此而命丧呢?到底会如何,我也不知道!”

  去应该去的地方——这就是的回答。我深深地相信,这也是任何一个活着的人,面对人生和真理之时,应该做出的回答。

  加里的宿命,就是不断战斗。除了通过战斗来发现自己之外,它还是加里逃避现实,逃避过去的一种手段。

  尤浩的死,让加里首次尝到了失去的痛苦。于是加里选择了离开熟悉的人和场所,沉溺于不断的战斗,来忘却间的烦恼。

  在第五卷中,加里和候矶亚并肩作战的时候,这种想法更是展现无余。“脑成为一片空白,就不会有时间忧虑!”加里的表情仿佛是疯狂了一样,简直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会害羞,会唱摇滚乐的加里了。

  可是,加里在对自核梦中和杰秀皇对战的时候,她又如此说道:“如果不会烦恼的话,那和机器有什么分别?”可以看出,此时加里已经过来,从一味逃避的心理中出来了。这一点在《Last Order》中也显露无疑。

  其次,寻求他人的理解、承认和陪伴,也是加里的心理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没有力量和爱的乌合之众是不理解加里的。在第五卷的最后,他们甚至要求加里为他们自己的性命,抛弃了这个一直在整个废铁镇的。真正爱护加里,理解加里的,也不过是寥寥数人。很可惜,在地上世界的十数年中,加里和朋友们相伴的时候只是极少一部分。修蜜拉,小美,尤浩,杰秀皇,候矶亚,凯奥斯……在短暂的相遇之后,便迎来长久甚至是的分别。

  在加里见到复活后的依德,发现他已经忘记了一切之后,流下了痛苦的泪水:“我是多么希望听到……他的赞美,说我长大了!”与其说是加里,倒不如说这是所有理中重要的一部分。只可惜,加里的人生中充满了离别和,友情和陪伴对她来说,都显得过于奢侈了。这种对友情的渴望,直接引出了《Last Order》的剧情:加里为了救出鲁乌,不惜用自己的大脑换出她的大脑。

  最后,加里的命运也和她的过去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“我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这种力量,是从哪里来的?我的身体里,有另一个我吗?”在和马卡可初次对战失利之后,加里做了这样的梦。当她和杰秀皇,沙勇,电作战的时候,她也逐渐回想起在火星学习机甲术以及和战友并肩作战的往事;那时的她,名字仍然叫做阳子。命运了阳子第二个人生,可是她却始终无法摆脱宿命的纠缠。用铁士代诺博士的话来说,这大概就是“业”吧?可以说,阳子是加里痛苦的根源。

  但是,尽管阳子是加里的过去,加里和阳子却是不同的两个人。在第九卷中,加里在梦里回忆起了阳子。阳子曾经在最后的一战里,决意为“祖国”而采取式的方式袭击耶鲁。因为战友贝尔拉在关头对她表达的,同时提及对阳子的感情,被阳子认为是软弱的表现,而亲手了他(其实作者在飞船被的时候,埋下一个很大的伏笔;很可惜,最后这个设定被抛弃了)。另外,在《Last Order》中,有阳子单枪匹马入侵耶鲁,面无表情地杀光整个警备部队的情节。过去的阳子是一把没有感情的枪(也算是呼应了她对自己“铳梦”的断语。如果前世是枪,就是一把枪的梦了。当然,“铳梦”其实是指对自核梦中的战斗),而加里是活生生的,有血有肉的人,并且在一次次的战斗中不断确认着自己作为人的灵魂。显然,加里远远要比阳子可爱多了。

  铁士代诺博士是铳梦里一个富有魅力(并不是说他招人喜爱)的线索人物;在我看来,他的魅力甚至要超过依德这个角色。铁士代诺的愿望和加里其实颇为相似:他们都试图在有限的人生中寻找无限的价值;但是两人采取的态度和方法却截然不同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铁士代诺是加里的。

  鲁乌对加里的个性有比较中肯全面的评价。“她一定是星座……血型吗……B型……不!是O型吧?像猫一样的强烈心!!有自信!高傲自尊心!强烈显示自己的!毛病是羞怯!没有协调性!富有行动力!性(虽然难以取悦,其实却跟小孩相似)!”这可以算是作者对加里的设定。仔细想想,恐怕其中的一部分用来描述铁士代诺也很贴切。

  木城幸人自己写道:“如果要为这部作品定一个主题的话,我认为是在为而战时,继续在变和不能改变的事。”对于不同的人来说,选择去改变什么而不改变什么,造就了他们人生的道。

  铁士代诺和加里,一个是利己主义者,在追求的上渐行渐远;另一个则勇敢地面对自己的内心,用心去自己的道。这是不是也代表了木城幸人对科技的看法呢?铁士代诺总是希望用实验、解剖、等等手段去理解人类。可是,到头来,他却是失去的那一个(这是Gunnm的结尾。Last Order中他并没有疯),甚至还导致了沙雷姆的。这是不是意味着,“人”和“人性”,不能完全用科学的方法去理解呢?对科学的盲目,会不会导致人性的呢?

  天空中,漂浮着纯白的空中都市。从都市中心的管道中,落下了无数垃圾,在地面上堆积成了巨大的垃圾山。围绕着这座垃圾山,建起了一望无际的、破败的低矮建筑。初次看到这个场景,一定给所有人带来了巨大的视觉冲击吧。沙姆雷和废铁镇是这部作品中最经典的设定之一,也是整个作品发展的必要元素,几乎所有内容都围绕这个设定展开。

  沙姆雷,耶撒冷Jerusalem中的Salem,是“最理想的都市”。毫无短缺的生活,井然有序的,整洁的街道,完美的衣着,甚至连都可以选择……这里的生活要比废铁镇要好上一万倍了吧?废铁镇的人却要依赖着沙雷姆人的废弃物生活,在地面上。沙雷姆人对废铁镇的人有着相当的成见,甚至连鲁乌都说过歧视色彩很重的话。最关键的是,沙雷姆人认为地面上的人是合,不能算是真正的人类——相较缺乏肢体感受的合,沙雷姆人自然更加是“人”了。

  但是,相比较与沙雷姆那毫无感情的和秩序,反而是废铁镇上的人显出了脉脉情味。在21农场里,在巴杰客的队伍里,在废铁镇的酒吧和诊所里,人们之间的关系都更加紧密;莎莉和蜜修拉都出现过为施舍食物的场景。看来地上的世界也没有那么糟。

  当沙雷姆人发现了他们身上最大的秘密——他们的大脑早已被切除,取而代之的是脑芯片;沙雷姆也不是什么理想世界,不过是一个大型的实验场所而已,而沙雷姆人就是这个实验的小白鼠——之后,一个接一个地都崩溃了;一个没有大脑的人,甚至要比没有身体的人更加不是人。沙雷姆人一直以来嘲笑的,其实是他们自己。这真是之极。

  当然,木城幸人也用了很多笔墨,来用沙雷姆和废铁镇来比喻等级。在这里就不展开讲了。

  木城幸人的哲学观在这部作品中占据了主要的地位。比如在单行本第七卷开头,加里在晨曦即将到来的寂静的荒野中站起身来,淡然地说到:“在这个无意义的东西,一个也没有!而死去的人类也一个也没有!”那真是一幅绝美的画面。

  根据《Gunnm》连载的结尾和《Last Order》里面的剧情来看,木城幸人似乎是一个者;如果非要说的话,可能受到佛教的影响较大(比如加里变成一朵,“业”,“业子力学”的概念,成佛的吞破,加里和洋葱组织融合时的场景,等等)。铳梦的主题之一就是在的背景下,对于人的意义和人性的理解与追求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背负了沉重的“业”的加里,可以算得上是命运的。

  在沙勇和加里被细胞体感染的时候,木城幸人通过沙勇回忆中的莎拉阐述了他对人价值的理解:“你的价值和胜负是两回事……”显然,木城认定,人身上有着天然的、固有的某种超越性的()价值;这和人是否“成功”,甚至是否死去没有关系。可以说,这是一种人类主义(huni)、甚至进一步是的思想。

  然而一同目睹了这回忆的加里(加里看到这一幕之后说:“咦?刚才是……”),发出了质疑的声音:“不管强者或弱者……不管善良或者,都同样要承受痛苦吗?太不合理了……”在废铁镇的世界里,恐怕还是没有神存在的吧?

  然而,就在她被性细胞感染,行将死去之前,面对她播下的、发芽的种子,她却流下了眼泪。我知道那眼泪是为生命而流的。

  在《Last Order》的最后,加里也面临着同样的困扰:人到底是什么?她花了几天时间去思考,最终同样没能得出答案。脑和脑芯片,到底有什么区别呢?灵魂寄居在哪一个上呢?

  也许木城幸人自己也在矛盾着。在单行本第九卷最后,当加里行将死去的时候,俯瞰着整个地球的她,这样说道:“我是这么的寂寞,这么的悲伤,再过不久,我的思绪也将消逝无踪。但是,我……我在这里……我在这里曾经活过……”

  这让我想起了同手冢治虫在《火之鸟》中所阐述的人生观:生命的意义,也许就是“在的某个角落,曾有某个生命,发出过这样的声音”吧?

  当然,灵魂显然不能,脑芯片当然在现实中也是制造不出来的。人对大脑的了解实在是过于少了,更不用说是和灵魂。不过,这没有什么关系。就像加里所说,每个人在生命中都得做出自己的选择,也好,也罢,甚至或是自然和。加里也的确做出了她的选择,拥抱了生命中的矛盾与谜团,为超越的价值献出了自己,也在这样的选择中变成了,得到了她所追求的价值(起码,是在废铁镇和沙雷姆的世界中)。这种自主的深沉思考与选择,也是把加里和漫画人物区分开的重要因素。

  除此之外,我认为《铳梦》真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品。甚至可以说,《铳梦》超越了娱乐性的漫画,而成为了一部艺术作品。世界观的架构,人物设定,尤其是机械设定,都可算作上乘;从单行本第三本开始,木城幸人的画技又有了飞跃式的进步,而到了第五卷之后简直是判若两人。他对动作场面的分镜头的控制,对人物动作和机器结构细节的描写,以及对蛮荒上的混沌之美的体现,真是已臻化境。尤其是他对人体之美的精雕细琢,简直不可思议——加里一开始还只是一个温柔脆弱的小女孩,到了第六卷时简直明艳不可方物,都透着充满着冲击力的。任何一个喜欢战斗热血漫画的读者都不应该错过这本漫画。

  从一些侧面的描写中可以看出,废铁镇的在美国。是怎么发现的呢?在第八卷中,加里驱车前往铁士代诺的花岗岩堂。而花岗岩堂所在的地方叫做NORAD山。这真是很有趣——NORAD是防空司令部的简写,现实生活中刚好就在科罗拉多的落基山中(书中说“那里曾是一个世纪的军事秘密”)。书中有一幅地图,简直就是科罗拉多地图的翻版。基本可以确定,这个故事发生在美国的中部和山区地区了。

  在Last Order中,美国的设定更加明显,甚至出现了圣易斯市的标志性建筑Gateway Arch。

  木城幸人喜欢音乐,尤其是喜欢摇滚乐。加里在堪萨斯弹的音乐是Yes乐队的《Big Generator》,也算是略微有名的曲子了。这首的词简直就是为加里而写的,随手拿来几句:

  有趣的是,Yes乐队在这张专辑之后也巅峰不再了,就好像是呼应《铳梦》的剧情一般。

  鲁乌的姓是可丽斯,加里在书中一直用姓称呼她。这真是一个奇怪的事。大概是因为日文习惯的缘故吧?

  还有一个不知道算不算的小失误:单行本第六卷开始时,在鲁乌的想象中竟然出现了候矶亚喂加里吃罐头的画面——在候矶亚真的喂加里吃饭的时候,沙雷姆应该已经和加里失去联系了吧。鲁乌是怎么看到这个场景并且留下印象的呢(笑)?

  加里这个名字也很有趣。依德把死去的黑猫的名字又再一次用到了加里身上。Gally并不是一个女孩会用的名字。不,我觉得男孩也不会用。所以我认为她的名字应该翻译成加里,一个中性的名字。

  英文版和电影中,加里的名字变成了阿丽塔,我个人非常失望。这个名字是在对自核梦中,铁士代诺为她取的名字。之所以是这么女性化的名字,就是为了凸显她身上乖巧可爱的那一面。而在梦中,那只还活着的黑猫才是加里的,而不是阿丽塔。

  加里是个真正的女权主义者,在单行本第一卷中,她说:“依赖别人而活,让我感觉好像没有活着一样。”她是一个强大,,的女性;这是女权主义的核心。把名字从加里换成阿丽塔——这是对加里的莫大。

  单行本最后一卷中,加里的对自核梦中出现了黑猫加里。下面的注释说黑猫是公猫,这和第一话中的说法矛盾。显然应该以母猫为准。

  從有日漫那天開始算起,木城雪戶的畫功都可以排進歷史前五名,而且他比永野護、高屋良樹、貞本義行這類坑神要太多——至少人家從不爛尾一拖N年~~

  《銃夢》從1990年-1995年第一部共9本完結,2000年-2014年第二部《Last Order》共19本完結,到2014年開始第三部《火星戰記》的連載,每一部都講述了一個完整的故事,至少是一年一卷的速度,以其故事龐雜程度和畫風細膩程度,能保持這麼個狀態十分難得~~

  i 电影虽然被知乎喷成屎,可我看的超燃!带着孩子一起看的,孩子跟着哭跟着笑,特别激动!出来后跟她讲漫画的故事,回家就下单了!

  如果你要问我,铳梦大结局铳梦是一部怎样的作品?我会回答这是一部而极具思辨性的作品。一如《通灵王》,超越了的设定使得作品中人物的死亡不再是一件恐极的事情,《铳梦》则是因为【人】的设定,使得断肢残臂更是家常便饭。

  尽管有着精良的作画,魅力的人设,庞大而独特的世界观,但是从90年始连载的它刚好正处于日本科幻漫画和动漫的黄金年代。

  在这个黄金年代里,《星际牛仔》《新世纪战士》《攻壳机动队》一个比一个名声响亮,每一部都可以被喻为神作。

  相比之下,铳梦的火其实要归结于《阿卡丽:战斗》这部由卡梅隆参与改编的电影。

  如果你想看那种从小失去双亲的废材主角,因为体内寄居着什么神兽而各种爆种各种嘴炮反派的情节,那么你会失望的。

  虽然同样没有双亲,但是女主角在被依德从垃圾堆里捡到而苏醒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注定了要不断战斗。

  还好女主加里出生自带满级战斗天赋,你来我往两回合,用“传说中”的机甲术把犯糊在墙上,拿下一血。

  加里知道依德不会让他去做赏金猎人,所以一个人偷偷来到第33【ctory】打击犯罪云平台成功注册。

  最终在付出了整个身体的代价后,加里成功将一条手臂留在了马卡克的眼睛里面。

  说起马卡克也是一个狠人,右眼被戳瞎后没有疼到在地上打滚,第一反应就是抓住加里的头想要常常她脑子的滋味。

  发觉身体已经废了的马卡克毫不犹豫切开头部的连接,一句“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”之后,呼哈~呼哈~地跳进下水道中逃跑了。。。

  ╮(╯_╰)╭ 就算离开了身体和四肢,只留下一个头,依然可以满世界随便浪。

  双方选手都由于身体损毁严重,所以不得不开始找更坚硬,更灵活地高科技,毕竟还有 Round Two 在等着他们。

  依德几年前曾在一个地洞中发现一艘飞船的残骸,残骸内部他发现了一件战斗力高超的机械凶器,也就是传说中的古战场【狂战士】。

  的双角,蛇精的下巴,风一吹就咧咧作响的蓑衣斗篷,网格状的连衣裤露出不分胸肌和腹肌的身体,加上不知有什么奇妙作用但一看就很牛x的野猪腰带。

  这时马卡克心中闪过一计,抓起一旁的婴儿就跳进自己的下水道主场中,试图营造优势。

  这种漠不关心甚至延续到了自己的身体,各种各样的奇形怪状,为的只是更便宜和更方便夺取比赛的胜利而已。

  她想要证明自己,为此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双手沾满鲜血让自己坚强起来,然而当她再次遇到依德的时候又那么脆弱,困惑于自己和依德的关系。

  本漫画有诸多脑浆炸裂,残肢断臂之类的元素,小朋友请在妈妈的陪同下观看。

  88年生人,四岁时发小爹给买了一套八本写到上去之前。自成体系的一套世界观,高大洋气,严谨寓意深刻(小时没太觉得,只觉得剧情能看得懂又看不懂)。合金骨架,排气孔,的大脑,分尸,黑皮,美学,的初恋等等震撼,也留了种子给我。人生至今,成家立业抱孩子,很少再见如此作品。另外机械球章节,我吹爆,有几幅画面,画的我觉得无人那能出其右。LASTORDER也看了,很喜欢。有几部剧场版,3D机械球也有片段?卡梅隆一直拿着漫画拍不出电影,也是觉得很难拍吧。。。神作是神作,但能看进去的很少吧。

  不喜欢女主.........没啥存在感,特别是离开艾德后,变成一集集单元剧的过客,还是喜欢前期小镇女孩的感觉

  看了《战斗:阿丽塔》之后一天时间刷了《铳梦》,感觉电影没能把握住漫画作为一个神作的精髓。

  《铳梦》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电影里强调的打斗和赛博风,而是作者对命运,梦想,人生这些主题而又充满希冀的表达,对这个哲学概念的思辨。

  在钢铁城这个被遗忘的城市里,加里从复生那日起,用她一般单纯的情感,打动并感染着周围的人。然而,加里与钢铁城原住民最大的区别,正在于她无可匹敌的强大以及体内流淌的战斗本能,这两点使她终究无法融入这个世界。

  加里的吸引着人们,加里的战斗又将她这些可贵的联系斩断。她是依德的亲人,是尤格的恋人,是加修冈的敌手,是扎潘的罪业,她在这些人的记忆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却又是每个人生命中的过客。

  漫画中最虐的一段莫过于依德失忆的那段剧情,加里对依德删除自己记忆的行为表示不解,而凯欧斯加里的一段话给了加里,以及读者一个答案——“不管你有多爱依德,你也没办法完全知道他的内心,所以,你不能责怪他...”我想这就是对人与人之间羁绊最朴实的概括∶

  不要以己度人,我终究不是你,不能与你同在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业要去化解,尊重你的选择;

  不要因为分别而沉沦,相逢便是,带着回忆与希望继续前行,我人生的轨迹,在遇见的那一刻,因你而不同。

  回到故事的原点,哪个读者不希望加里能像漫画结尾的一样,与依德平静地生活下去?只是,加里就不再是那个战斗了。

  光是里面出现的核动力机车头,KV2头M1底盘的坦克,以及多拉火炮,就足够封神了

原文标题:如何评价漫画《铳梦铳梦大结局》? 网址:http://www.instantpaydayloanssc.com/kejixinwen/2020/0414/9816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