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instantpaydayloanssc.com

不惮“世界第一女记者”的独特风范

  2006年9月14日,77岁高龄的“世界第一女记者”奥莉娅娜·法拉奇与世长辞。

  这个身材不高的女人,从不惮于挑战手握的人物,她曾与世界上数十位人物进行过交锋。她几乎“剥光了”那些在握者,出他们少有的坦白和情绪爆发,也只能是她,把每一个几乎都逼到了墙角根。

  1972年,她对世界政坛的超级明星基辛格进行采访。在她的穷追猛打下,基辛格不得不公开承认美国发动的越南战争毫无用处,后来更声称,法拉奇是他生平最愚蠢的事。在法拉奇一系列巧妙的提问下,基辛格竟按捺不住地、得意地,他比尼克松总统界上更有名气,因为他喜欢单枪匹马地行事。尼克松知道后非常生气,曾一度会见基辛格。

  她有时候的采访甚至带有挑衅性。1979年,她采访伊朗教霍梅尼。在这个教色彩十分浓厚的国家里,她不得上妇女常穿的黑色长袍。她感到自己被羞辱了,于是也采取同样的方式回敬霍梅尼:“请问一个问题,如果你也穿上这样的长袍,游泳时的姿势一定会很好看吧?”霍梅尼显然生气了,以强硬的口气回答她:“我们国家的风俗与你无关,不惮如果你不喜欢服装,没人你,因为这些长袍是给那些良好端庄的妇女们穿的!”“那真是太好了!”法拉奇叫了起来,“既然你这么说,那我就立刻把这破袍子脱下来。”霍梅尼当即,想进行反击,却还是什么也没说,只是气哼哼地撇下她就走了。不过没过多久,霍梅尼还是约了她,继续被中断的采访。这次霍梅尼看见她时,先是微笑,继而大笑,采访结束后,两人都忘记了曾经的不愉快,握手言和。后来霍梅尼的儿子告诉法拉奇:“我从没见父亲笑过,你是唯一一个能让他笑的人!”可见,任何大人物在法拉奇面前,都会被其折服。

  而真正使法拉奇享誉世界的,是她与的交锋。1980年,她曾两次采访了,交谈的时间超过了每一位被她采访过的对象,竟达到了4小时之多。法拉奇对紧追不放,持续追问,而却,应对如流。

  突然,法拉奇提出了令所有人都感到的问题:“我有一句话,希望你听了不要生气,这也不是我的发明,而是人说的,他们说您就是中国的赫鲁晓夫!”大厅里的空气顿时凝固了。可谁也没有料到,听后,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哈哈大笑起来,然后用平静的语气说:“人怎么称呼我,那是他们的事,我总不能去封住他们的嘴巴。但我对赫鲁晓夫是了解的,我和他打了十年的交道,谁如果把我比作赫鲁晓夫,那他就一定是个愚蠢的家伙!”采访结束后,与法拉奇握手告别,并幽默地问她:“怎么样,我考试及格了吧?”时年51岁的法拉奇很懂得维持气氛,兴奋地说:“精彩极了!”

  每次进行采访,法拉奇都带着录音机,她总是把采访中的全部内容一字不漏地以对话的形式予以发表,表现出了极大的客观性。法拉奇的这一独特的采访形式,让一些中国记者感慨万千:她竟可以这样和各种人物进行对话,从而表现出一个记者的姿态。因此,法拉奇的作品一度成为中国新闻学子们的必备书目,她的采访风格,也是众多新闻学子毕生追求的目标。

  2006年9月14日,77岁高龄的“世界第一女记者”奥莉娅娜·法拉奇与世长辞。

  这个身材不高的女人,从不惮于挑战手握的人物,她曾与世界上数十位人物进行过交锋。她几乎“剥光了”那些在握者,出他们少有的坦白和情绪爆发,也只能是她,把每一个几乎都逼到了墙角根。

  1972年,不惮她对世界政坛的超级明星基辛格进行采访。在她的穷追猛打下,基辛格不得不公开承认美国发动的越南战争毫无用处,后来更声称,法拉奇是他生平最愚蠢的事。在法拉奇一系列巧妙的提问下,基辛格竟按捺不住地、得意地,他比尼克松总统界上更有名气,因为他喜欢单枪匹马地行事。不惮尼克松知道后非常生气,曾一度会见基辛格。

  她有时候的采访甚至带有挑衅性。1979年,她采访伊朗教霍梅尼。在这个教色彩十分浓厚的国家里,她不得上妇女常穿的黑色长袍。她感到自己被羞辱了,于是也采取同样的方式回敬霍梅尼:“请问一个问题,如果你也穿上这样的长袍,游泳时的姿势一定会很好看吧?”霍梅尼显然生气了,以强硬的口气回答她:“我们国家的风俗与你无关,如果你不喜欢服装,没人你,因为这些长袍是给那些良好端庄的妇女们穿的!”“那真是太好了!”法拉奇叫了起来,“既然你这么说,那我就立刻把这破袍子脱下来。”霍梅尼当即,想进行反击,却还是什么也没说,只是气哼哼地撇下她就走了。不过没过多久,霍梅尼还是约了她,继续被中断的采访。这次霍梅尼看见她时,先是微笑,继而大笑,采访结束后,两人都忘记了曾经的不愉快,握手言和。后来霍梅尼的儿子告诉法拉奇:“我从没见父亲笑过,你是唯一一个能让他笑的人!”可见,任何大人物在法拉奇面前,都会被其折服。

  而真正使法拉奇享誉世界的,是她与的交锋。1980年,她曾两次采访了,交谈的时间超过了每一位被她采访过的对象,竟达到了4小时之多。法拉奇对紧追不放,持续追问,而却,应对如流。

  突然,法拉奇提出了令所有人都感到的问题:“我有一句话,希望你听了不要生气,这也不是我的发明,而是人说的,他们说您就是中国的赫鲁晓夫!”大厅里的空气顿时凝固了。可谁也没有料到,听后,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哈哈大笑起来,然后用平静的语气说:“人怎么称呼我,那是他们的事,我总不能去封住他们的嘴巴。但我对赫鲁晓夫是了解的,我和他打了十年的交道,谁如果把我比作赫鲁晓夫,那他就一定是个愚蠢的家伙!”采访结束后,与法拉奇握手告别,并幽默地问她:“怎么样,我考试及格了吧?”时年51岁的法拉奇很懂得维持气氛,兴奋地说:“精彩极了!”

  每次进行采访,法拉奇都带着录音机,她总是把采访中的全部内容一字不漏地以对话的形式予以发表,表现出了极大的客观性。法拉奇的这一独特的采访形式,让一些中国记者感慨万千:她竟可以这样和各种人物进行对话,从而表现出一个记者的姿态。因此,法拉奇的作品一度成为中国新闻学子们的必备书目,她的采访风格,也是众多新闻学子毕生追求的目标。

原文标题:不惮“世界第一女记者”的独特风范 网址:http://www.instantpaydayloanssc.com/junshixinwen/2020/0423/12048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